折花

内心是个疯子,表露出来的是懦夫。追韩星的死现充,本命橙家(Shinhwa),沉迷蓝家(Super junior)综艺,为黄家(Sechskies)哭的死去活来。多担,超咸鱼。

【楚留香/少武】山河不见老 E.01

·记录日常
·ky自重
·↖有退出键

1
今日墨柒瑾次次切磋都败在师弟手上,自然没什么好心情。又瞧见一个秃头不知好歹的盯着自己看,更是生出一丝火气,说着起身就要骂出去。
话终于经过了脑子,想起顾修南还在面前,虽然打不过,但还是要维持师兄的形象,已经站起来,一言不发总是不自然的,便咬牙切齿地对上那秃头的视线说到,“这位少侠,我看你有缘,不如进来一起吃茶?”
侯菊看的有些尴尬,被看的脸上发烫,便顺势送了墨柒瑾一个人情。
“也好。”那秃头说道。
顾修南眼神在两人身上瞟来瞟去,一副看好戏的姿态。其实他早就注意到切磋时传送点刷出了个和尚,看着那人对自己师兄感兴趣的模样,更是不想插足了。
那和尚看起来涉世不深,修为不过四千出头。走到近处才看清,脸长的还算出挑,最漂亮的是那双眼睛,那是一双像黑曜石一般闪亮而幽深的眼睛,对视时甚至会令人觉得迷眩。
随着侯菊走进茶馆,那双眼睛偏向了别处。
前几日掌柜的亲自去收了批新茶,见又添了一人,加了个杯子,顺便换了壶新沏的茶水,替三位倒好,便退下了。
自侯菊进来,再没人说过话,且刚刚下了场雨,茶馆 街上都见不到几个人影,更是安静。房檐上的水一滴一滴的落到水坑里。
和尚盯着桌子上的木纹出神,端起茶碗,掩饰尴尬地抿了一口,顺时间 鼻腔和喉咙里都弥漫着清香,淡淡的苦涩消散后是微甜,是春茶。他像喝酒那样,拿起满满的茶碗,放下的时候已经空了。
“噗嗤”,有人笑了。抬头一看,是那位面善些的道长,“在下顾修南,少侠怎么称呼?”顾修南顺着笑声说了下去。
“侯菊。”
小和尚耳朵开始烫了,两位道长看起来气宇不凡,定不是池中之物;他反倒好,头看完切磋,又让人请吃茶……

顾修南见他羞涩,便接起话题,指着那位黄衣道长说,“这位是我师兄 墨柒瑾。”

【楚留香/少武】山河不见老 E.00

·改编自真实故事
·记录日常
·不喜欢请点退出

楔子

下着细雨的江南,一位身穿鹅黄色袍子的道长在茶馆与友人切磋,几招下来血条便空了;

“佩服!佩服!”黄衣道长说完,就地打坐回血。

对面的人回到,“承让,承让。”便也坐下来调息。

与他切磋的也是一位道长,看样子比他年幼几岁。

“师弟最近修为见长啊,都快要赶上师兄了。””黄衣道长有些尴尬的说道,为了驳面子又添了一句:“但切记不要急火攻心,走火入魔。”

年轻的道长知道他师兄的那点小心思,也不戳穿,“哦”了一声。

一个和尚在茶馆的桉树下站了很久,看见落雨便撑起荷叶伞,有意无意也算的听到了这段对话。

他走出古树的遮蔽,进入雨中,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。

侯菊第一次见到墨柒瑾便是这番景象,绵绵不绝的落雨隔在他们中间,隐约能看到剑气的形成和消散,打斗声和雨声混在一起。

他就这么看着墨柒瑾的头发湿透开始滴水,那件鹅黄的袍子也越来越重。

无论怎么解释,这一幕都有说不出的诡异浪漫。

再后来,雨渐渐不落了,阳光也顺势出来,那两人便进到茶馆里,叫了一壶茶,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,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个和尚的存在。

侯菊收了伞,走近茶馆,阳光在墨柒瑾脸上抹了一层柔和的金粉,那么英俊,润泽的深眸就像浸了水的琥珀,鼻梁高挺,唇线优美……

和尚看的出神,这一次总算被发现了。

睡前看到一条消息,飞来横醋。该死的占有欲让人没法合眼;得出结论,我的世界只有她一个人,她不是,很多人围绕在她身边,没必要讨好我。

他走的时候,没起风 没落雪。云和蓝天各占天空一半,我看见从云层里慢慢露出的光,刺的合上眼,温热的东西从眼眶里渗出,滑落到嘴角。

打脸了,又为了一口小糖,吃了20年份的刀子。
我宁愿只相信一个可能:
高志溶他……放不下事业,但最为补偿,出现在了公共视野里。
但愿如我所想,他能回来已经是最好的补偿了。

我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,他是光,带我走下去;我曾经愚蠢的以为我们很像,到“镜面”的程度;能有一个掏心掏肺的人已经是莫大的荣幸,他和我一模一样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睁开眼的时候都是黑暗。


为了一口小糖,而吃下十多年的刀子这种事,我再也不会做了。

我坐在比赛商场的咖啡店里,隔着玻璃开外面的经历参赛者拥抱聊天,没有声音。嘴里的可颂不好吃也不算难吃,抹茶拿铁不够甜。前一天通宵的困劲儿还没醒,有些难过

不想参与进去,我坐的这个位置仿俯瞰众生的既视,我看到熟悉的摄影在和我不认识的人打招呼,看他们聚在一起 又各自离开;没有心思去搭话。

我很想优雅的把这份可颂吃完,可惜它太难切了,只能用手拿起来啃掉,我已经预见口红抹在酥皮上被我咽下去了。

店员有些为难得推开门看向坐在咖啡厅室外参赛者们,他们没有消费,成群地坐在位置上化妆打闹。

————
瞎几把写,欢迎对号入座。

咸鱼到一种地步,两个月前拍的猫。

现在已经长胖了……